经典牛牛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美文欣赏 / 正文

(2020-09-15) 美文欣赏

昨晚作了一个梦,自己是盖世英雄。

醒来的时候,心里还荡漾着澎湃、惊讶、不可思议,还有,不是滋味。梦里面,像一个蒙太奇画面,由碎片拼凑,没有故事逻辑,但又顺理成章。

梦中,我来到一位朋友的校园,样子却像是废弃的红砖工厂。在那围墙外,生长着一排排高大的枫树,树叶茂盛紧凑,色彩是橙黄,看样子,像是处在深秋季节。

在自己悠逛着的时候,突然来到了一座宅院面前,那宅院,是有着岁月沉淀的老宅院,有一股阴深,不过,那里正举行着婚礼,还是很古典的中式婚礼,眼前一大片红,喜庆得很。人们看不见我,我踏进去,屋里是出奇的暗,只有神台前亮着大红的烛光,把屋里的人都蒙上了一层红光,有一丝诡异。我看见,人们聚集在神台前,最前面的,是那对新婚夫妇,而旁边有一个人,嘴里念念有词,不知道在念着什么,而人群的后面,坐着一排又一排的小矮人,他们低着头,毫无生气,像是奄奄一息的婴儿。

听着旁边看热闹的人说着,这间宅院有着诅咒,屋里有许多鬼魂会从地上冒出,他们会散发披肩,惊恐地望着你,甚至发出刺耳的声音叫嚷着。我心里面一个冷战,想离开这个让人不安的地方,但不知道为什么,就突然站在那个新娘面前。新娘已经掀开了红头巾,脸上苍白,显得她的红唇鲜亮妖艳。新娘的面前坐着她的婆婆,那婆婆一脸严肃,身穿暗绿长衣,上面刺绣着颜色鲜艳的花,与这个黯淡的屋子格格不入。那婆婆不知道对她说了什么,让她双眼瞳孔放大,恐惧充满了她的身体。随后,那老妇人不知道向伸手看不见五指的地上扔了什么,只见黑暗中亮起一个白点,点变成圈,圈里冒着烟,突然地,就出现一个鬼魂。那鬼魂是个女子,全身都是毫无生气的透白。

老妇人叫嚷着:“打败她吧!打败她吧!只有打败她你才能成为我的媳妇!”

新娘被吓坏了,眼珠都要从眼里跳出来了,摇着头看着她的婆婆。

“打败她!打败她!打败她!”老妇人越叫越激动。

我也被吓到了,我就那样看着那鬼魂从我面前出现,睁大那双眼,看着我,我慢慢后退,有那么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似乎就是那个新娘,那么恐惧那个鬼魂。之后,老妇人不知道向鬼魂身上散了什么,让那鬼魂尖叫起来,挣扎起来,原本苍白的眼珠也出现了红河。那鬼魂看着我,那眼神,痛苦、无奈、失望、怨恨……让我心里不知味道。

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,眼前的画面迅速后退,像是被黑洞那样无情地吸吮着。随后,一切都陷入混乱中,什么神台、蜡烛、新娘、老妇人等都消失不见。之后,嘈杂中有人大喊一声:“快走!洪水泛滥来了!”

尽管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我的本能告诉我要快点逃生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转头跑到屋的里头,顺着那条小道跑着。我来到了室外,周围很多水,我也被水打湿了。有很多人在惶恐地叫着、跑着,偶然还有人救助地看着我。我的心也开始惊慌起来,当所有人都在向前跑的时候,只有我一个人快速地逆着他们跑着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直到跑到一个山坡,我看见很多人被卷入到了深不见底的水中,他们痛苦地和水做着斗争,而我身边还有很多在逃命的人们,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命,对那些落水的人顾不上关心。我的内心很难受,停在那,突然就举起双手,挥着一些无形的力量想要救起将那些被困在水中的人。我试了一次,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但是没有成功。

而我的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,他一脸看戏的样子取笑着我:“不够力喔!”

我很仇视地看了他一眼,不理睬,继续挥起双手。这一次我竭尽全力,双手感觉在与一股无穷强大的力量对抗着,很沉重,我甚至叫吼出来,心里想着就是要救出他们。就那样我与那股力量僵持对抗着,终于,我救出了他们。

但瞬间,我身处的空间在缩小,由空旷的天地缩到密封的空间。我的身边又出现了两个男生,穿着黑色衣服,其中一个男生对我说:“人们都被你救出去了,现在只剩下你了,快点离开这里,不然就离不开了!”

我心里诧异,但看着那男生关心的眼神,点点头,就紧跟着他们逃命。而这时候,洪水似乎在慢慢减退了,水流变得细小了,而我跟着他们左转右拐,终于离开了那个地方。

当我踏出那扇门,我发现,我置身于繁华的闹市中,眼前是车水马龙,人们各自忙着各自,似乎我刚刚经历的一场死里逃生都与这里无关。我下意识地摸摸口袋,发现手机不见了,心里想肯定是刚刚逃生的时候弄丢了。那一刻我像是丢了什么宝贝似得,无助地哭着。很多人看着我,我也看着他们,一个脸孔又一个脸孔,都是陌生得可怕。

后来不知道我到哪里找来了一部手机,拨了自己的电话号码。

“喂?”

“喂!请问你在哪里?我来拿回自己的手机!”拨通电话的那一刻我激动地说着。

“什么?傻瓜,你在哪里?我过去接你吃饭。”

我顿了一下:“你是谁?”

“别闹了好吧,我现在下课了,你在哪?发生什么事呢?为什么声音会这样……”

我听着耳边不断的说话声,越听越熟悉,刹那就热泪满眶,心里面紧张的弦一下子松弛下来,在这个偌大的城市中,原来不是只身一人,也似乎,刚刚只身经历的任何事都不是事。

“兔仔……”

“恩?”

之后,我醒了,没有然之后了。

【完】

2016.5.20 15:30

热门文章
最近更新

关于我们 - 渠道合作 - 帮助中心 - 招贤纳士

营业执照 冀ICP证156326号 冀ICP备121229 网络备案编号:2125658 资字 7236225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 2012-2020   www.zzlrhb.com  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