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牛牛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怀旧美文 / 正文

走出悲痛

(2020-09-15) 怀旧美文

自小时和别的童年人一样,有着美丽的幻想,远大的抱负,有着五彩缤纷的梦想,也撞憬能成就一番事业,能让家人过上有衣穿、有饭吃、有房屋住,能踏踏实实的睡觉,能平平安安的生活,能活着并快乐地相聚在一起,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平谈平安的幸福。

一路走来,经历了风霜雪雨,经历过磨难煎熬,也经过了坎坷曲折,事业上稍有成就,成了家有了孩子。有了自己的家庭,有了自己的生活,尽管这生活中也伴随着心酸透着辛苦,但毕竟一家人快乐着幸福着,我辛勤地工作,妻子操持着家务并带着孩子,一个小家庭温馨幸福,孩子在茁壮成长。

因为我的心地善良而被人常常欺骗,因为在朋友之间抹不下脸面而常常吃亏上当。我总认为人吃点亏没有啥,看重的是缘分和情分。总是好面子有些话说不出口,可是,有些人却误以为我人老实脑子没有他灵活,他们得了便宜还卖乖,认为我好哄好骗,认为占我的便宜是理所应当谁让我这么老实的呢!因为我的善良和诚实,我的朋友特别多,三教九流各行各业的人才都有,都十分愿意和我打交道。

朋友多了信息渠道也就多,虽然谈不上挣钱容易,但是一年到头收入也十分可观。

虽然生活不稳定,但是小日子过得还算可以,虽说是租住的民房但交通方便,家里离综合市场也较近,购买生活用品和蔬菜食品更是方便下楼就是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就在温暖幸福的一家人正在安定平稳的生活时,做梦都没有想到,死神的魔抓已悄悄向我们的家伸出它罪恶的魔掌。死神降临在我们唯一的孩子身上,病菌吞噬着孩子正常的身体器官,孩子忍受着一次又一次痛苦煎熬,

起初,孩子健康的体魄重量150多斤,后来被折磨的皮包骨头已失了人形,仅剩下可伶的80多斤。病前,孩子一米八零的个头,英俊潇洒,最后像只虾米似得萎缩卷曲在一起。想起当时孩子那时候的情景,再也止不住泪水狂涌心痛不已。

孩子在学校时,虽然不是班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,但在音乐方面有他自己独到的天赋,他不但有一副好的嗓子,再难学的曲子歌词,只要在他用心去学,不出几个小时便会流利的唱出每一个音符。他爱唱歌,他从小就喜欢唱歌,有时在睡梦中还会唱出一两句,随后又甜甜地笑笑继续睡觉。

他唱出的每一首歌曲,不但同学们爱听,连学校的老师们也喜欢听。每逢学校举办文艺节目,他肯定是不可缺少的一个节目之一。

孩子自小善良,懂道理,就是腼腆、胆小。和我之间我们不但是父子还是朋友,他在我的面前总有说不完的话,总有问不完的问题。孩子对我来说,他就是我生命的全部,他是我惟一的期盼,也是我惟一的梦想和寄托。只要孩子快乐高兴,他就是有一千个一万个要问的问题,我也会一一详细的和他慢慢解说,那时能被孩子整天缠着问东问西,现在想来那是多么骄傲幸福啊。

在孩子的心目中,父爱是不可缺少的,他离不开我,我更不能没有他。想起孩子满月时我去厦门出差,从坐上火车那一刻起,我的心已经和孩子的心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,车厢里,看到别人的孩子就会想到我自己的孩子,从那时起我才知道了对亲人的牵挂之情。

也许是才做了父亲的心情吧,一路上我牵挂着他们母子俩,我被父亲这个荣耀高兴极了,我见到人就想说,‘我做父亲拉,’我想告诉全世界的人们,我当了父亲,我会做一个合格的父亲‘。出差了七天,对我来说好像过了一年。从有了孩子的那一刻起,我的梦也随之诞生了,我有了期盼,有了梦想,有了做父亲的快乐和幸福。

一个锦绣年华的时代,一个正有着五彩缤纷的梦想时光,一个含苞待放的金色时刻,我的孩子一个19岁的青少年。突患急性“淋巴细胞白血病”L2型,住进了交大第一附属医院血液科。在治疗期间,输血、输血小板、抗生素、穿刺手术、化疗。孩子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折磨,病痛给孩子带来的痛苦真是难以言表,孩子在疼痛、伤心痛苦下煎熬着,他苛求自己的生命能得以延续。

一次,那是一个寒冷的晚上,外面飘着鹅毛大雪,我一人冒着刺骨的寒风,顶着漫天大雪深一脚浅一脚还在为孩子的医疗费奔波着,忽然,接到电话信息,我拿出电话一看见是孩子发来的信息,只见上面写道:爸,外面那么冷我知道你还在为我的医疗费到处奔波,你自己有胃病,你回来吧,筹不到钱就算了,咱实在不行回家就是,我不愿看到你和俺妈为了我将来要用一生都还不清的债与情。

今天,我和俺妈都在医院等着你回来吃饭,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陪着你再过生日,爸,说句实话,我真不愿离开你和俺妈,但上天却为我们早已安排好了一场生死离别,我的生命已进入了倒计时,我爱你,也爱俺妈,我知道一切都是徒劳,我只希望在我咽下最后那口气之前,我能多和你们在一起聚聚,哪怕多一天,多个时辰也行。爸,回来吧,为你一起过生日,但愿我明年还能这样称呼你,祝爸爸生日快乐。

梦碎了,一切的期盼和梦想都不存在了,孩子在经历了十一个月的痛苦煎熬之后还是依依不舍地走了,他是含着眼泪想最后再看看父母亲一眼,他把眷恋和一切的希望全部带走了,给亲人留下的只是思念和眼泪。留下的是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伤痛,

七年过去了,我从一个骄傲的父亲,变成一个失独家庭,这一路的心酸与坎坷难以用语言表达。孩子走后,我整个人好像傻了一般,梦碎了,心被掏空了,没有了任何激情,只是机械性的过着每一天每一夜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在网上加进了一个失独家庭QQ群,这里的同命人抱团取暖,一起哭一起笑,常常聚会在一起共同诉说自己的不幸遭遇,每个家庭都有一个催人泪下的感人故事,我们寻求自救,帮助自己的同时也帮助别的同命人,走出家门,忘记伤痛,我们把爱心和快乐传递给每一个同命人,让他们走出阴影,走出悲痛,迎接新的生活。

热门文章
最近更新

关于我们 - 渠道合作 - 帮助中心 - 招贤纳士

营业执照 冀ICP证156326号 冀ICP备121229 网络备案编号:2125658 资字 7236225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 2012-2020   www.zzlrhb.com   版权所有